劉鑾雄真的要為這數十億港元虧損而感到憂心嗎?

                - 標簽:劉鑾雄十億港元虧損, -編輯: 飛狼拳 -

                廣告

                自從今年1月4日港股開市以來,該股一路見底。尤其是下半年市場氣氛濃厚,恒大兩市股市和債市表現承壓。

                而在危機如火如荼的九月,中國恒大在9月8日更是跌破3.5港元的發行價。到9月23日,中國恒大以2.67港元收盤,較年內高點下跌84.5%。然而,在最為輝煌的時刻,恒大集團房地產上市平臺中國恒大的股票曾達到31.55億港元,總市值超過4000億港元。

                商業層面出了問題,恒大系股價的低迷似乎已成定局,劉鑾雄似乎也及時止損了。

                出售行為

                九月二十三日,中國房地產集團宣布,從2021年8月30日到9月21日,公司通過公開市場出售1.09億股,總成本約為2.47億港元,每股平均售價約2.26港元。

                相反,劉鑾雄的妻子、目前名義上的中國房地產實際控制人陳凱韻(甘比)也以私人方式減持中國恒大。她曾于8月26日和9月10日以每股4.48港元的平均價格賣出了631.2萬股,中國恒大以每股3.58港元的價格賣出了2443.6萬股。

                據香港證券交易所的申報記錄,Gambie(私人中國房地產)在2021年8月26日至9月10日期間減持了約1.38億股中國恒大股份。這段時間,中國恒大的平均股價只有3.73港元。

                此前,大劉家族投資中國恒大的股票,遭受了巨額損失。

                從2018年起,中國房地產開始宣布在中國恒大的股份上浮虧。2018年,該年虧損31億港元,2019年浮虧16億港元。到今年中期,虧損達48.9億港元。只是由于目前并沒有實質性的減持行為,所以上述損失只是體現在紙上。

                中國房地產公司在最新聲明中暗示,將繼續出售中國恒大股份。它提到,如果年內所有中國恒大的股票以每股2.26港元的價格繼續出售,損失將達94.86億港元。

                回溯歷史,大劉家族持有中國恒大的股份集中于2017年至2018年。劉鑾雄和許家印有私交。此后,劉鑾雄成為2017年后恒大股價大漲的最直接因素之一。

                2017上半年,對沖基金伍德資本(LakewodCapital)等空頭機構頻繁對中國恒大發起攻擊。為提升其股價,恒大于3月底開始進行回購,僅一個月就投資58.78億港元回購6.77億股。

                4月初,劉鑾雄也進來了。據報道,從2017年4月到2018年4月,這位香港富商買進了8.58億股中國恒大股票,占當時恒大已發行股份的6.51%,總計耗資132億港元。同樣,2018年8月,劉鑾雄在短時間內增持了1.19億股中國恒大,并為此投入28.32億港元。

                而這還不包括劉鑾雄通過其名下的有價證券天發證券或其他私人渠道增持的股份。另外,中國房地產也是2009年恒大地產上市的基石投資者。

                包括新世界集團鄭裕彤和中渝置地張松橋等恒大支持者的重要成員,都分別投資5000萬元獲得中國恒大的部分原始股份。自此以后,直到2017年10月19日甘比首次申報恒大股權,劉鑾雄究竟有沒有加碼或加碼,目前難以追溯。

                總而言之,劉鑾雄目前是通過妻子甘比中國恒大進行股權投資。據中國恒大集團2020年年報顯示,其總股本為11.73億股,持股比例為8.86%,其中華人地產持有7.89億股。

                同時,據港交所披露,在8月26日進行首次申報減持時,甘比持有中國恒大股份,進一步升至9.01%,持有約11.94億股。

                損失或賺錢。

                如今有個令投資者好奇的問題是:那么12年大劉家族對中國恒大的投資,到底是虧還是虧?

                就股票價格的漲跌而言,劉鑾雄投資中國恒大無疑是失敗的。不管這兩年股票跌價造成的虧損,他都不會因此獲利。

                中國房地產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陳詩韻(甘比姐姐)多次表示,恒大的股權是長期的金融投資。投資策略并非快速賺錢,而是保值。換言之,它通過派息來盈利。但是,中國恒大多年來的分紅可能不能彌補其成本。

                有數據表明,自上市以來,中國恒大共分紅9次,共計分紅672.83億元。股息為28.29億元;2012年股息21.39億元;2013年股息63.38億元;2014年股息67.32億元;

                2015年分紅52億元;2016-2017年因借殼事件暫停分紅,但一口氣分紅147.26億元;2018年分紅187.31億元;2019年分紅85.81億元;2020年分紅85.81億元;

                即便大劉家族一直擁有最高比例9.01%的股份,靠股息多年也僅有60.62元收入。另外,2017年劉鑾雄大幅加碼前,他認為中國恒大股票少于1.5%,發放的利息較少。

                粗算,即使加上匯率因素,也難以超過100億港元。而大劉家族在一波漲停中相繼增持了中國恒大,買進成本逐步上升。有數據表明,中國房地產持有的恒大股份僅為135.96億港元,平均成本為15.8港元。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劉鑾雄是否真要擔心這數十億港元的損失,要和房地產黃金時代增長勢頭最強勁的地產巨頭聯系在一起?據說大人物不以一城一池為得與失。對劉鑾雄來說,恒大集團的真正價值并不在于其股價,而是在于其多年來快速擴張所帶來的紅利。

                從物業資產處置、高息債券的角度,可以窺見其神秘。

                2015年國內房地產市場下滑,需求巨大的恒大恒大大量投資吸引了香港支持者在內地開發的項目。其中,2015年7月,恒大以65億港元收購了以中國房地產為名的愛美高集團,其中包括成都西金城,都匯華庭和華立廣場三棟住宅和商業寫字樓以及一筆私募基金。

                十月,恒大投資70億港元收購中國房地產,中渝房地產、新河地產三家公司收購重慶住宅項目玉龍天峰股權。中國房地產獲得17.5億港元現金獎勵。

                在11月份,中國房地產公司把位于香港灣仔的黃金地段的美國萬通大廈以125億港元賣給恒大集團。華人地產的收入,按此出售,可達15.29億港元。

                高利率債券是大劉家族最熱衷認購的投資對象之一,其中中國恒大債券最受歡迎。這些年來,恒大依靠杠桿擴張,推高了債務成本。然而,劉鑾雄等投資者卻因利息收入而獲益,獲得了豐厚的回報。

                據介紹,僅2010年,劉鑾雄就兩次認購恒大發行的公司債券,總計7.5億美元。自2019年起,大劉家族以中國房地產為平臺渠道,投資了一大批房地產企業發行的高息債券,其中僅2019年一年就購入11只共計23.85億港元的債券。

                中國房地產公司宣布,在2020年1月29日,將出售價值80億港元的21個債券,其中4個來自恒大。

                其中包括2023年到期的中國恒大優先票據,利率為10%;2024年到期的中國恒大優先票據,利率為10.5%;2023年到期的中國恒大優先票據,利息是13.75%;2025年到期的中國恒大優先債券,利率為8.75%。

                來源:,歡迎分享本文!

                你會喜歡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
                人与动人物XXXX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