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xbdh"><strike id="txbdh"></strike></var>
<menuitem id="txbdh"></menuitem><var id="txbdh"><video id="txbdh"><thead id="txbdh"></thead></video></var>
<var id="txbdh"></var>
<cite id="txbdh"><strike id="txbdh"></strike></cite>
<cite id="txbdh"><strike id="txbdh"></strike></cite>
<cite id="txbdh"></cite>
<cite id="txbdh"><video id="txbdh"></video></cite>
<var id="txbdh"></var>
<cite id="txbdh"></cite><var id="txbdh"><strike id="txbdh"></strike></var>
<var id="txbdh"><video id="txbdh"><listing id="txbdh"></listing></video></var>

大伙兒好像都趨向于十個字——受害者犯法,美化兇犯(受害者有罪論)

編輯日期:2021-05-10 22:11:41

要論近些年震驚全國各地的案子,迫不得已提北大學生弒母案子。終究,“北京大學”“弒母”這好多個詞就足夠挑起中國人的神經系統。每一個人都好奇心案子的關鍵點,猜想兇手的主觀因素,并推論兇手的動向。在哪以后,在網上發生了一篇文章,嘗試分析兇手吳謝宇的心里,強調他媽媽淡泊、不愿接納親朋好友協助、對小孩人生道路的掌控欲很強,并暗示著他會挑選弒母很有可能與她媽媽的性情和養育方法相關。

前幾日,吳謝宇總算被抓捕,發表評論除開感嘆“原先他還一直留到中國”“法網恢恢從惡如崩”以外,也是有很多人明確提出他的媽媽很有可能自身存有一些難題才會造成 他弒母,也有一部分人覺得它是“高智商犯罪優秀人才”“上得北京大學,下會做鴨,確實強大”??偠灾?,大伙兒好像都趨向于十個字——受害者犯法,美化兇犯。

這類“受害者犯法論”實際上一直都存有。

例如校園內暴力,有很多人便會去質疑那一個被暴力者——“為何她們不欺壓他人就欺負你?你是不是自身有什么問題?”一個女生被性侵,很有可能會出現很多人說,“你為何要在晚上一個人行走?你為何要穿那麼少?”一個沒有本質小黑點的明星被互聯網暴力,很多人又說起,“為何無論好自身的死忠粉?粉絲個人行為超級偶像付錢,咎由自取?!?/p>

這實際上是人的本性的常見問題——大家見到一個受害者,第一念頭通常是研究他是否一個坦坦蕩蕩的極致受害者,如果是,好像才非常值得為他擊鼓鳴冤,下一場六月飛雪流星,要不是,就需要取回自身便宜的憐憫,乃至補上一句“若不是你當時怎樣怎樣,為什么會被暴力呢”。

殊不知,有一些暴力與罪孽,自身便是不公平正義的,將它增加于他人的身上,自身便是不正確的,不管受害者是不是清正、是不是完美無瑕,都不能為這類暴力尋找托詞。我惡心想吐受害者犯法論,是由于即便 一些受害者經歷過失,也決不能變成兇手辯駁和自以為是公平正義的托詞。并不是僅有竇娥才有伸冤的支配權,并不是每一段滔天罪行都一定要往受害者的身上去找緣故。你自以為是你一直在以德服人,事實上,不對便是不對,暴力從不是公平正義,最少我那樣覺得。受害者無需極致,施暴者不可美化——我眼中的自己的見解。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免费任你躁国语自产在线播放,人妻无码手机在线中文,电影大全免费观看